2014

2014年, 或许对大多数人来说都是普普通通的一年, 对我来说, 却太过重要.

我, 没有优秀的成绩, 没有优雅的代码, 没有成堆的证书, 没有大帮的朋友.

但我, 有爱我的父母, 有疼我的姐姐, 有陪伴我的女朋友, 有任性的朋友, 有平凡的外表下等待不平凡时刻的心.

2014年我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 或许让本该瓜田李下的平凡生活, 开始变得丰富多彩.

#回忆过去, 总是泛着阵阵苦涩

尤记得几周前, 和母亲打电话, 忽然谈起表妹的上大学的事情, 和我当年考上了同一所大学, 表妹说: 生活没有多大的改变, 感觉和高中差不多, 对考研也没有什么概念. 母亲对我说: 她们都还没到那个考虑的年纪, 还没有想到自己的未来, 等到她们懂了, 就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

每次说到这里, 我眼角总有些湿润, 脑海总是会浮现这些年来自己的浮夸无所事事, 与父母的贴心形成了严重的反差. 直到那一次, 母亲病倒了, 我匆匆的从学校回到了家乡的医院了, 看到了病床上满脸泛白的母亲的脸, 看到照顾着母亲的父亲疲惫的侧脸, 不知觉间原来父亲的鬓角漂白, 而我就这么呆呆的站在门口, 心里泛起了浓浓的无力感, 连空气中飘散的消毒水味道也不是那么重要了, 那一刻我忽然明白了, 人生在世, 不能碌碌无为, 是该做点什么了, 即使不为了自己, 也应该为了自己的爸妈, 我从来就没有什么远大的抱负, 不过在那一刻我告诉自己, 不能再让爸妈失望, 不能这么沦为平庸, 爸妈是我一生的信仰.

#一年努力, 或许就为了爸妈的一笑

一年的时候, 我不知道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也忘了怎么坚持下来的, 反正就是坚持下来了, 我当时告诉女朋友这段时光或许是我人生中最努力的时刻.用了四百多天的时间, 走完了别人四年的道路, 考入了自己从来只敢在梦里想象的大学研究生. 我还记得, 在4月份的时候, 听到被录取的消息, 第一个电话打给妈妈, 告诉了她这个消息, 电话那头忽然没有了声音, 然后妈妈哭出了声来, 我知道不管怎么样, 这一年值了, 不为别的, 为了妈妈的微笑.

父母在, 不远游.

我一直把爸妈看做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 以前不作为, 现在有担当.

#异地他乡, 为哪般

2014年六月我毕业了, 没有想象中的毕业典礼, 没有想象中的散伙饭, 也没有想象中离别的感伤, 一切都没有. 我就一个人拉着皮箱, 走出了生活四年的校园, 或许我不会再回来了.那一刻, 没有想象中的不舍, 更多的是等待新生的渴望.

坐上了南驰三十多个小时的火车, 到达了二十多岁年纪去的最远的地方, 深圳, 耳边回想的是母亲的千叮万嘱, 在她的眼里我永远都是个孩子…

二个多月的时间, 我学会了很多东西, 认识了许多人, 听了许多故事, 也懂得了一些道理, 见过了一些名校的大牛, 也结实了一些如我般出身的寒门, 谁说寒门再难出贵子, 我从来都不信.

远方的朋友, 我有过自卑, 有过畏惧, 但我已不畏将来, 希望多年以后, 你们还记得有我这个身边的过客

#六朝古都, 废墟中涅槃

南京, 六朝古都, 一个连巷子中都会藏着故事的城市, 南京的天空没有想象中那么蔚蓝, 但南京的上空却有着让人迷醉的文化的芬芳, 在这个曾经发生惨案的城市中, 牵着女友的手, 走在南京的大街上, 宣告我们来到这个城市.

南京大学, 诚朴低调, 慢慢的适应了实验室中安静的环境, 每天默默的坐在电脑前, 做着自己的喜欢的事情.

  • 用大蟒蛇语言写写机器学习算法
  • 用框架写写小蜘蛛, 让它自己悠哉的爬
  • 用框架写个小网站, 为了一个bug的修复会高兴的跳起来
  • 忙里偷闲了会在博客上写上几篇水文, 陶冶一下情操
  • 难以置信的坚持了半年的跑步, 虽然没减掉多少肥肉
  • 还会时常听听外国人说话, 自己口中偶尔也操着几句鸟语
  • 学会了看鸟国的文档, 并且乐此不疲
  • 偶尔还会看上几本文学书, 假装是文艺青年
  • 有时候会看看学术, 并装出一副很懂的样子
  • 还学会了写计划, 虽然没有精打细算, 但总算能够认真完成

回头看看, 发现自己还做了许多事情, 反正成效如何, 我总算偶有所获, 并总是希望授人以渔

今天在家里和妈妈聊了很多, 聊到以后结婚, 聊到已逝的奶奶, 聊到姐姐的婚姻, 聊到妈妈的身体, 聊到的家族, 聊到了未来, 聊到了信仰, 聊到了很多很多, 不知道妈妈对我外出的闯荡有很多的不舍, 但有时候生命不得不去奋斗, 如果我选择了家乡这片土地, 或者我就失去了看见广阔森林的机会, 趁着年轻, 趁着爸爸妈妈的身体都还好, 给我点时间, 让我奋斗吧…

#新的一年, 强大的开始

新的一年又快到了, 不敢让自己闲下来, 没有可以让我任意挥霍的天分, 只能用努力让自己的变的不平凡, 希望爸爸妈妈姐姐的身体倍棒, 希望和女朋友幸福美满, 希望写出更多自己喜欢的程序, 希望…

最后就用我最喜欢的一本书<目送>中最著名的一句话作为结尾吧.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告诉你:不必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