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着柴静的眼睛,重新领略了这个世界,忽然发现世界还是很大的,即使是在中国我也有太多太多的不了解。对死亡的恐惧、对个性的坚持、对家庭的温暖、对生命的渴望忽然有了新的定义。每时每刻每分世界各地各个角落都在发生各种各样的事情,黑的白的,我不能一一去领略,只能生存在实验室的小角落里默默坚持。

我希望能像卢安克那样有自己对世界的一种执着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不得不做的理由,不要带着自己的反感和愤怒去评论一个人活着一件事。

虽然我没有那么多机会走向天南海北,但是通过这本书,我看到了社会底层到上层的一角,或者触目惊心或者冷眼旁观,不管怎么样,这也是一种经历。

当一个人关心别人的时候, 才会忘记自己。我希望能对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做到这一点。只问耕耘, 不问收获。我希望能在未来的日子里,脚踏实地的工作,这个世界太过浮躁了,我也有些浮躁了,希望能够洗去身上的浮沉,能够坚持做好每一件事情,让每项工作都能脚踏实地的完成,为未来打下坚实的基础。

你必须退让的时候,就必须退让。但在你必须选择机会前进的时候,必须前进。这是一种火候的拿捏,需要对自己的终极目标非常庆幸,非常冷静,对支持这种目标的理念非常清醒,非常冷静。你非常清楚地知道你的靶子在哪儿,退到一环,甚至脱靶都没有关系。环境需要你脱靶的时候,你可以脱靶,这就是运行的策略,但是你不能失去自己的目标。那是堕落,不要堕落

不要因为走的太远, 忘了我们为什么出发。